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东方日升近两年净利润亏7.8亿后 今年一季度靠硅料涨幅扭亏 募资失败后再定增前景几何?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主业的太阳能电池及组件毛利率很低,2021年仅为1.13%,比上年减少7.97%这也是2021年出现亏损的重要原因。公司整体毛利率为6.61%。

财联社4月28日讯(记者 武超)由于主辅材价格大涨,东方日升(300118.SZ)在2020年和2021年业绩下滑明显,连续两年扣非净利润亏损。不过4月27日,公司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实现净利润2.13亿元,出现好转情形。

有光伏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东方日升以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业务为主,但今年一季度能扭亏为盈,主要是依靠主业以外的硅料产能贡献利润。而随着组件、硅片、硅料环节企业均披露了投资项目,光伏产业链上下游博弈的优势天平将发生变化,下半年东方日升的业绩尚待考验。

目前,公司正在大举扩建异质结电池组件产线。为了补充资金,披露了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50亿元。不过就在去年初,公司因募资失败,成为A股第一个已经完成可转债募资最终却中止发行的公司。

受限成本主业毛利薄弱

东方日升主要从事光伏并网发电系统、光伏独立供电系统、太阳能电池片、组件等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据2021年财报披露数据,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业务占总营收的70.15%,占据主导地位。其他板块还包括光伏电池封装胶膜等,不过随着出售子公司江苏斯威克股权,这部分业务逐渐剥离。

2021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8.31亿元,同比增长17.2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0.42亿元,同比下降125.59%;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6.47亿元,这也是公司十余年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次,且2020-2021年连续为负,两年合计亏损7.82亿元。

分季度来看,1-4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逐季上涨,分别为38.54亿元、44.84亿元、46.50亿元和58.42亿元,但是经营亏损却呈扩大态势,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5亿元、-2.63亿元、-0.33亿元和-4.1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主业的太阳能电池及组件毛利率很低,2021年仅为1.13%,比上年减少7.97%这也是2021年出现亏损的重要原因。公司整体毛利率为6.61%。

据2021年年报分析,利润下滑、毛利薄弱的主要原因包括:由于上游原材料特别是硅料、硅片等价格持续上涨,而公司组件订单销售价格提前签订且组件销售价格的增长速度缓于上游原材料,造成组件销售毛利较薄,公司组件产能不能完全释放;因受新冠疫情影响,物流成本上涨,特别是海外运费增长,公司的运输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等。

被中信博拖累损失6000万

有光伏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2021年光伏产业链的利润几乎被上游硅料端“吃尽”,组件和电池厂商备受成本压力影响,东方日升也是如此。这种情况在2022年一季度有所持续,不过受益于布局硅料产能与组件逐渐提价,今年出现盈利改善的情形。

相较2021年年报表现,东方日升今年一季度的情况明显好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14亿元,同比增长40.46%;实现净利润2.13亿元,同比增长280.59%。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20年11月,东方日升通过下属全资公司向盾安光伏收购聚光硅业100%股权,进入光伏产业链上游的硅料环节,延展产业链布局。

不过,该分析师也指出,今年东方日升的太阳能电池及组件业务毛利率仍然不高,同时组件、硅片、硅料环节企业均披露了投资项目,各环节产出规模均将在下半年大量释放,而市场出货越来越往头部企业集中,东方日升所处赛道的竞争愈发激烈,届时公司的业绩尚待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日升一季度末,交易性金融资产为7446.88万元,与年初相比减少6252.91万元,同比减少45.64%,主要系本期持有的江苏中信博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价格波动较大,报告期末公允价值较期初下降所致。

年初至今,中信博从180.81元/股一路下滑,截至4月27日,创造上市以来最低点45.90元/股,年内降幅超过70%。

拟定增扩建异质结产能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从去年6月开始,东方日升接连售卖旗下资产,剥离胶膜、光伏发电等非核心业务,以回笼获取资金。

2021年6月,公司出售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股权,收获3.55亿元;又转让宁海新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五莲京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铜鼓县铜升电力开发公司100%股权,筹措5.79亿元;8月,公司转让斯威克50%的股权,共筹措资金18亿元。10月,公司转让高邮振兴、江苏新电、芮城宝升、神木神光100%股权,共筹措资金7.58亿元。

资产出售后,东方日升选择大举扩建异质结(HJT)高效电池组件产线。目前公司拥有电池片产能12GW,组件产能19GW,电池片自给率达到63%。据悉,公司还在积极推进马来西亚3GW电池组件和义乌二期5GW电池组件建设,新建产能将在2022年爬坡生产。

对此,上述光伏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HJT电池有较高的光电转化效率,但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研发与扩产,不过东方日升售卖资产已经告一段落,预计今年的现金流将持续承压。从一季报来看,东方日升在投资与筹资活动的现金流上分别流出0.52亿元、1.48亿元。同时,HJT电池还处于量产爆发的前夜,在推广道路上不确定性因素较强。

而为了满足资金缺口,东方日升2022年1月披露了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50亿元,用于5GW N型超低碳高效异质结电池片与10GW高效太阳能组件项目、全球高效光伏研发中心项目等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就在去年2月,同是为了推进异质结电池组件项目,东方日升发行33亿元可转债却以失败告终,这也是A股市场30年来可转换债券发行后终止的首例。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